瑞士琉森:葱绿心田的诗眼

2017-06-19 16:58:45

瑞士琉森:葱绿心田的诗眼

图文/胡 丰

有人说,上帝偏爱欧洲。欧洲山美,水美,人也长得美。对欧洲的眷顾,只能让人艳羡。瑞士的山水风光,更是上帝创作的诗画中最绚丽、最迷人的,而琉森(卢塞恩)是葱绿心田的诗眼,是令人心醉的画魂。

古城、秀湖、奇山, 是琉森勾人魂魄的三大风景线。鹅卵石铺就的广场、巴洛克式的建筑、精妙绝伦的雕塑、色彩斑斓的壁画……走进琉森,恍若置身于中古世纪,引发人怀古的幽思。同时,21世纪现代化的著名会议中心、酒店,以及拥有世界顶级奢侈品的商场、一流的大型音乐会、各种艺术节、美酒节等,尽显现代都市的魅力。走进各种专卖店,顶尖的商品琳琅满目,让人大开眼界。特别是这手表王国的各种名表,应有尽有。一只豪华男金表退税后比在国内购买可便宜很多,难怪这里吸引着中国游客的眼球,他们潇洒购物,动辄买上几块表的并不鲜见。

“琉森之狮”像一枚“城市徽章”别在古城的胸前。1 7 9 2年,法国爆发大革命,民众攻占了巴士底狱,又要冲进杜勒伊宫,抓国王路易十六。此时,国王的军队不再服从命令,1500名法国卫兵自顾逃命,只有786名国王雇佣的瑞士卫队,进行了长达3个小时的殊死抵抗,最后让国王的马车冲出了重围。而786名瑞士兵一个个都倒在刀剑之下,无一生还。人们为纪念这786条客死异乡的忠诚和勇敢的雇佣兵生命,建造了这纪念碑。在这些瑞士雇佣兵中最多的是琉森人,因此,这尊凿刻在山麓岩石上的纪念碑被称作“琉森之狮”。

它由丹麦雕刻家特尔巴尔森设计。在浅浅的洞穴里,一头濒死的雄狮面带哀伤和痛苦无力地匍匐在地,一支锐利的长箭深深地插在它的背上。旁边,还有一些折断的枪和带有瑞士十字的盾牌。雕塑的下面用拉丁文写着:“献给忠诚、勇敢的瑞士年轻人。”整座纪念碑具有强

烈的艺术感染力,使站在它面前的人都无可名状地自心底里感受到一种不可抑制的悲伤,让人在神伤之余不由得感叹艺术作品直击人类内心深处,触及灵魂的震撼力。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称其为“世界上最哀伤、最感人的石雕。”

瑞士兵的忠勇,闻名遐迩。一直来,罗马教皇挑选贴身侍卫只有一个要求:瑞士兵。直到今天,教皇的卫士仍然必须是瑞士兵。

瑞士兵会打仗,忠勇天下扬名。这是因为穷,几百年前,瑞士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地方。土地贫瘠,除了大山还是大山,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没有任何矿蔵。瑞士青年走出大山唯一的出路就是替外国人打仗。这就是举世闻名的瑞士雇佣兵。被雇佣,凭的就是一张契约。不管是谁,无论什么原因,只要给钱,就为谁去拼命。甚至双方交战,胜的是瑞士人,败的也是瑞士人;死的是瑞士人,伤的还是瑞士人。忠于契约,忠于职守,忠于雇主,举世罕见的忠诚,这就是瑞士兵,这就是瑞士人最早的中立态度。如今,瑞士早已摆脱了贫穷,除了担任罗马教皇的卫士,瑞士早已不向其他地方输送雇用兵。这是血泊中的惊醒,耻辱中的自省,不仅不再替别人打仗,自己也不打仗,干脆彻底地拒绝战争。于是他们提出中立,不参于各国纷争,各国也不能侵犯瑞士。瑞士成了真正的中立国。

从接受战争的中立,到拒绝战争的中立,瑞士的民族集体心理实在是战争心理学的特殊篇章。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已经为瑞士的中立提供了奇迹般的机会。这期间,瑞士没有出现铁腕人物,也没有发现珍贵矿藏,居然在一百多年间,由一个只能输送雇佣军的贫困国家,跃上了世界富裕的峰巅,只因为它免除了战争的消耗和破坏,还成了人才和资金的避风港。

面对“琉森之狮”,我想这也许是战神对瑞士人的补偿吧。瑞士人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用自己的双手制造出了世界一流的手表、军刀,做出了最好吃的巧克力,研磨出最好的咖啡,建立了全球金融中心,建起最美的休闲旅游胜地……高举和平中立大旗,瑞士人终于将自己的国家建成了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古城怀抱的琉森湖,宛如一颗灿烂的明珠。氤氲中,薄雾轻纱,烟波浩瀚,波光粼粼,白帆点点,青山群立,楼房高耸,倒影摇曳,天鹅游戈,湖光山色,风光旖旎。无论朝哪个方向,不管从哪个角度,进入摄像机的都是童话般绝美的画面。

以水为界,琉森分为新老两区,水上共有七座桥,其中最知名的一座桥就是琉森的地标——卡佩尔廊桥。卡佩尔廊桥建于1333 年,长约200 米,整座桥用木材建成,是欧洲最古老的廊桥,有两个曲折点,成“之”字形。桥顶镶绘有120 幅古画,描述了瑞士联邦和琉森的历史,也记录了历史上曾流行黑死病等的惨景。该桥在1993年8月曾遭火灾,所幸尚未全毁,现已修复如初。整个桥身被鲜花簇拥,姹紫嫣红,绚丽多姿。矗立水中的红顶八角形水塔塔楼曾是古代军事用的瞭望台,与廊桥相映成辉,构成一幅独特的风景画,更显宁静、柔美、古朴和厚重。

琉森的四周有许多名山,其中铁力士山海拔3020米,是瑞士中部的最高峰,常年白雪皑皑。夏季时头顶骄阳,仍可脚踏飞雪,号称“滑雪者的天堂”。据说,英国戴安娜王妃生前每年都会来此滑雪。

夜十时,入住山下的一家宾馆。宾馆不算大,但设施齐全,非常洁净,并不亚于四星级的酒店。晚上风清月明,山幽静寂。凌晨山风骤起,大雨滂沱。当大家都担心是否会影响游山时,导游摇头笑说山上有另一番天地,只吩咐多穿衣服,吃好饭。享用完有面包、蛋糕、烤肉、香肠、牛奶、咖啡、蔬菜、水果的丰盛早餐后,我们乘上大巴来到铁力士山底电缆车站停车场。

天已放晴,碧空如洗。小桥、流水、绿树、红花,一幢幢漂亮的三层别墅点缀山坡上。远眺,青山、白云,还有满眼嫩绿,索道横空——数条超长滑雪斜道蜿蜒而下。先坐六人电缆车上山,半山腰又改乘80人大缆车,最后乘坐世界首创的360 度大型旋转观光缆车,沿坡道上行。窗外变得冰川雪地,崇山峻岭上皑皑白雪,晶晶冰凌,鸟瞰阿尔卑斯山的美景令人震撼。

下了电缆车,顶着狂风呼啸,白茫茫的世界令人振奋不已,一个个欢呼雀跃。俯瞰众山,心旷神怡。不会滑雪的我也忍不住凑上山顶滑雪模特立体画前,“咔嚓、咔嚓”拍起照来——头戴滑雪帽,身穿滑雪衣,手扶滑雪板,俨然一个滑雪高手嘛。

在下山的缆车上碰到来自河南的游客,到停车场上时又下来一大帮黑头发的同胞。倏忽,《让黑头发飘起来》的歌掠过我的脑海。上帝偏爱欧洲,对亚洲呢?我在想。(作者单位:《亚峰》编辑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下一篇: